不一

读《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》

字数统计: 2.6k阅读时长: 8 min
2019/12/11 Share

今年10月买的书,终于到12月多才看完,真是个漫长的旅程,就如同书中作者骑行摩托车从美国东海岸到达西海岸。不过比起描述旅途的壮美,作者更着重描绘了在途中的思考(又成为肖陶扩),就像在海边吹着海风看夕阳西下,而耳边有乐队演奏着久石让的天空之城。不过说起来这本书真的挺长,其内容要浓缩到一篇读后感也不太容易,不过好在我看的也是一知半解,所识不深,因此能写的也不多。
但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鼓励吧。

良质

良质是斐德洛思维的核心,但斐德洛拒绝给良质下定义,因为“定义”是“古典”的,例如在物理学中人们会定义电阻是电压和电流的比值。但良质不是古典的产物,相反,古典是良质的产物,或是其一种表现形式,而另一种表现形式是“浪漫”。因为良质高于古典,因此如果用古典的方法对良质加以限定,那么就像通过研究人类来认识灵长类动物。但我们仍然可以通过古典或浪漫的理解去探寻良质,就像虽然我们很难确切说爱情是什么,但我们都知道爱情,不然我们哪来对爱情的渴望呢?同样的我们也不能定义良质是什么,但我们知道它在那。
当我们登上高山,眺望远方,感受天地无尽的辽阔,良质就在那儿;当我们晒着冬日的阳光,在草坪上悠闲得听着喜欢的乐队专辑,良质也在那儿;在数学课上学到欧拉公式,第一眼看上去觉得有些诡异,再看两眼,会发现良质就在那,闪着光,是上帝的光;又或者和爱的人在机场的接机口相拥,感受到了吗,无限的良质。有时候我觉得良质就是“美好”,如同书中斐德洛觉得良质应该是“卓越”,或者二者都是良质的范畴,或者二者本来就是一体,就是良质本身。而且良质是超越古典和浪漫的,因为在古典中我们可以看到良质的存在,而在浪漫中我们更能感受到良质的影响,这也就说明无论古典还是浪漫的本源都是良质,而把良质拆分为二者是不对的。斐德洛认为是不对的,他追求的是绝对的一体,不过我觉得这倒没什么问题,因为是人类把良质拆分的。

古典和浪漫

古典和浪漫是良质的第一次二分,就像细胞分裂一样。其中古典包含了数学、科学等对世界的理性认识;而浪漫则代表了音乐、美术等对世界的感性认识,对美的追求。说古典不追求美是不对的,只是一种偏重问题,在古典中我们仍然可以发现美的存在(比如黄金分割),但是很少有人强调它,因为古典的人觉得理性才是第一要素。而相反在浪漫中我们不讨论理性的成分,认为越抽象才是越接近良质的。这样,古典和浪漫是一对同源体却向着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发展去了。
斐德洛认为古典和浪漫的划分是错误的,世界本应该一体的。我觉得古典和浪漫只是人类对良质的两种理解方式。最近在读一本讲操作系统哲学的书,里面说到”天然科学是绝对的而精确的,而人造科学是相对的而直觉的“。例如物理学是一门天然科学,人类所做的只是发现,物理定律在万物中的运行是毫无偏差,一丝不苟的;而计算机科学则是一门人造科学,计算机中很少有”绝对“这样的说辞,而往往是”差不多4GB“、”小概率死锁忽略不计“这样的处理方式,却依然能撑起伟大的人类社会。因此天然科学的评判标准的是对错,而人造科学的评判标准的是好坏。良质是天然科学,说其一体性是没错的,它也是绝对的;而古典和浪漫的划分是人类行为,并不存在对错之分,而好坏自然也是因人而异。斐德洛认为这样的划分是不好的,它使得人类社会与自然的本源脱节了,无论是古典还是浪漫都在背离对方的道路上越走越远,同时也离良质越来越远。这个我认同,但我觉得二分也是必要的,这是人类对世界认识理解的必要。
古典和浪漫的主要问题在于如斐德洛所说的,二者在从良质分离并没有围绕在良质身旁,而是背离了彼此,这造成了当下社会的一系列问题。古典的人强调理性,强调实用主义,因而古典的造物对于纯粹追求浪漫的人而言是无法理解的。例如写技术博客这件事,技术人写出来的技术博客,自己认为把技术因果都讲清楚了,毕竟贴了那么一大串的代码呢!,然而从浪漫的角度来看那简直惨不忍睹。而写代码的人也很容易在听交响乐会的时候昏昏欲睡(我一个朋友就是这样)。

良质的存在

这么说来良质就是万物的本源,构成了一切存在的意义,这也是斐德洛用于证明良质存在的方式(因为良质不能被定义,因此就不能证明其是否真的存在,因为“证明”本身也是古典的)。斐德洛的方法是,如果良质是虚无的,那么这个世界有没有良质都没有关系,但如果良质存在,那么抛去良质的世界就会与当前世界所不同。所以没有良质的话,就没有人去爬山观景了,也没有人觉得那些几百年前的房子在今天还有什么意义。
斐德洛把没有良质的世界成为“朴质”,大概就像工厂里的生产线一样,既然没有了对良质的追求,那么生产出来产品的优劣又有什么影响呢?

良质的追求

书看着看着发现本来以为一整本书都是讲作者的世界观,但突然出现了方法论,作者说起了如果去追寻良质。其实自古以来都有对良质的追寻,书中讲了很多古希腊的哲学,这部分没有看懂,可能需要哲学基础吧,但其他部分有一些可以看懂的,比如提到了老子和禅。其实哲学家们一直都在追寻着良质,只是后世的哲学家因为古典和浪漫的分离而为止付出了更多的代价,相比起来在古早的哲学家更容易抓住良质这一体的哲学思想。比如老子说的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,就是斐德洛所说的良质是不可定义的,被定义的良质不是真正的良质。
而禅是接近良质的一种好方法。在古典和浪漫分离的当下,要找到良质是不太容易,就像研究恐龙化石一样,我们只能逆着河流一步一步往回溯源。回归初心是很实用的办法,因为良质本身就是万物的本源,而禅中寻求初心的方式是打坐,什么都不干,什么都不想。我觉得这个有点难,但我想回归初心应该有别的方法。
比如,做一件事,每到一个阶段就回过头来想一想当初是处于什么目的来着。比如写这篇博客,初心就是想记录一下自己读书的心得体会,那么就要包含书中的内容,还要有自己的想法。我既不能全文都在说书里面讲了什么,也不能都在讲自己的体会,所以我想现在还没有偏离太远。
要回到一件事情的初心还比较容易,而要回到良质的初心就难了,毕竟走了那么远,思维的定式早已形成,在高二的时候已经被划分到文科和理科,还想从一体的思想去对世界思考,恐怕还真得是禅宗那样的大杀器。但良质也不远,正相反,它时刻不在我们周围。书中作者拿摩托车举了例子,摩托车是基于理性的科学才跑起来的,按照二分法,应该是非常极致的古典产物,但其实上它也是浪漫的,是可以用艺术来形容的,即使是对机械一窍不通的人也能感受到摩托车的美,因为它是良质的产物。

西海岸

是啊虽然人类社会的历程中,由于各种需要而对良质进行了各种切割,但它从来不曾离开,而且也有很多人在追求良质,而且非常接近了,因为人类社会本来就是差不多的,所以也没必要强求做到自然那样的完美。就像手里的这台MBP,无论从古典的角度还是浪漫的角度来看,都是值得欣赏的,这就算是良质了吧。
原来重要的不是一往无前,就像作者和儿子去登山,登上山顶不是目的,只有能欣赏沿途风景的人,才能找到内心的平静。

CATALOG
  1. 1. 良质
  2. 2. 古典和浪漫
  3. 3. 良质的存在
  4. 4. 良质的追求
  5. 5. 西海岸